咨询电话
0512-777777
联系我们
0512-
QQ:
777777
地址:
湖南省长沙市
产品知识
格林娱乐我国寺庙对联大全

发布时间:2019-06-23

  所谓寺庙联,是题于神祠、寺庙、道观等场所的联语。我国旧时寺庙、道观中的楹联,数量极多。这些楹联,或记神话故事,或誉庙主业绩,或言迷信传说,或赞寺庙胜景,或劝世人行善等等。

  上联:日日携空布袋,少米无钱,却剩得大肚空肠,不知众檀越,信心时将何物供奉。

  下联:年年坐冷山门,接张待李,总见他欢天喜地,试问这头陀,得意处有什么来由。

  上联:问你平生所干何事?图人财,害人命,奸淫人妇女,败坏人伦常,摸摸心头惊不惊?想从前千百诡计奸谋,那一条孰非自作。

  下联:来我这里有冤必报!减尔算,荡尔产,殄灭尔子孙,降罚尔祸灾,睁睁眼睛怕不怕?看今日多少凶锋恶焰,有几个到此能逃!

  楹联,俗称对联、对子、联语等,是由两串等长、意思完整和互相对仗的汉字序列组成的独立文体。楹联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一种传统文化形式,它讲究对称平衡、音韵和谐,充分展示了汉语的对称美和韵律美。楹联有着悠久的历史、鲜明的特色、广泛的群众基础和经久不衰的生命力。楹联在其长期发展的过程中,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艺术规律,日益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,成为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。

  楹联的起源,最早可追溯于避邪的桃符。远在周秦时代,民间就有了在门前挂桃符的习俗,以用于驱鬼除邪。《后汉书?礼仪志》载:“以桃印,长六寸,方三寸,五色书文如法,以施门户,止恶气。”据传,古代东海度朔山有一棵大桃树,树下有神荼、郁垒二神,主管万鬼,如遇见鬼祟,他们就把它捆起来喂老虎。后来,民间便在春节时用桃木板画上二神像,以去鬼瘴,这一风俗被人们继承下来。到了宋代,人们已用红纸代替桃木板,将乞求吉祥或驱鬼避邪的联句写在纸上,贴在门上,这就是延续了几千年的门贴。

  楹联的根本特点是对仗,它的生命源泉是汉语和汉字。因此,楹联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受上古书籍中的对偶句的影响。对偶句式、句法,早在先秦之前就已形成。如《尚书》中有“满招损,谦受益”的对句;《诗经》中有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的对句;《易经》中有“乾以易知,坤以简能”的对句;《论语》中的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的对句;《道德经》中的“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。长短相形,高下相倾”等,都是工整的对偶句。秦汉瓦当有“千秋万岁,长乐未央”的对句,对工极巧,令人叹止。自觉将对句艺术应用于创作作品中,则始于西汉的司马相如等赋家。赋是一种半文半诗的文体,很讲究文采和韵律,尤其是骈偶对仗。到了南朝,诗人以做诗工稳为胜。齐、梁时期,著名诗人沈约创造了“永明体”。“永明体”严格要求对仗和声律,并有了“四声八病”之说(“四声”即平、上、去、入四声;“八病”即平头、上尾、蜂腰、鹤膝、大韵、小韵、旁纽、正纽)。沈约在《宋书?谢灵运传论》中曾说道:“欲使宫羽相变,低昂舛节,若前有浮声,则后须切响。一简之内,音韵尽殊;两句之中,轻重悉异。”这为以后楹联走向成熟提供了良好的条件。

  楹联究竟起于何时,楹界对此有多种说法,一般都认为最早的楹联是五代时蜀主孟昶的桃符题词。关于孟昶题桃符版事,《宋史?西蜀孟氏世家》、张唐英的《蜀梼杌》、黄修复的《茅亭客话》、梁章钜的《楹联丛话》以及谭嗣同的《石菊影庐笔识》等都有所载。《蜀梼杌》一书中说:“蜀未归宋之前,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,以其词非工,自命笔云:‘新年纳余庆,佳节号长春。’后蜀平,朝廷以吕余庆知成都,而长春乃太祖诞节名也。”个中玄妙,恐非天意。又据《宋代楹联辑要》所载,孟昶花园中有百花潭,兵部尚书王瑶题句曰:“十字水中分岛屿,数重花外见楼台。”这也是我国最早的园林楹联了。

  但近年有人提出,五代时期除夕题联已成习俗。最早的楹联当属南朝梁代文学家刘孝绰和他妹妹刘令娴所作。谭嗣同的《石菊影庐笔记》记载说,刘孝绰罢官不出,自题一联于门上:“闭门罢庆吊,高卧谢公卿。”其妹也作一联:“落花扫仍合,从兰摘复生。”虽然联句欠工,但语句皆为骈丽,又题于门上,可以说它们是我国最早载于史书中的楹联了。而这比后蜀孟昶的那副楹联要早四五百年。

  不少学者认为,楹联的成熟时期应为隋唐。这也是多数人予以认可的说法。梁朝初年永明体的产生,为楹联的形成起到了一定的铺垫作用,但作为一种文学品类,并未形成体系。南朝文学理论批评家刘勰在他的文学批评巨著《文心雕龙》中,虽对“声律”、“丽辞”做过精辟的见解,对诗、骚、赋、乐府、颂赞、祝盟、铭、碑、哀吊、杂文、谐隐、史传、诸子、诸说、诏策、檄移、封禅、章表、奏启、议对、书记等数十种文体作了详尽的阐述,却未提到楹联,这说明楹联虽有早于刘孝绰者,但当时并未形成文体,或者并未引起文学家们的关注。到了隋唐时期,格律诗日渐兴盛。一些文人墨客喜欢将一些精彩之笔凝注于对句上,一时形成“摘句欣赏评品”的时风。如李白的“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”,“山随平野尽,江入大荒流”;杜甫的“一去紫台连朔漠,独留青冢向黄昏”,“三顾频频天下计,两朝开济老臣心”;崔颢的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”;白居易的“猿攀树立啼何苦,雁点湖飞渡也难”;李商隐的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,“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”等等,都是脍炙人口的名句。所以,有人认为,楹联最直接的渊源是律诗。

  宋代书桃符已风行一时。蒋于仲、蒋平仲《山随随笔》载:“京口韩香除夜请客,作桃符云:‘有客如擒虎;无钱请退之’”(上下联皆切韩姓,韩擒虎是隋朝大将;退之为韩愈之字)。朱熹一生题联很多,《朱子全集》卷后附载不少,可见南宋楹联之盛。其他如苏小妹三难新郎的故事,宋代话本中穿插不少楹联,都可说明宋代楹联运用之广。

  楹联俗称对联、对子、联语等,原指悬挂在楹柱上的楹联,后来发展为对所有的对联的一种雅致的称呼。楹联的构成及其常用术语有:

  上联:指楹联的前半部分。一副楹联由两个字数相等的部分组成,古人称先为上,故先书的部分为上联。上联一般以仄声字结尾(也有极少用平声字者)。其张贴、悬挂、镌刻的位置,应在读者面对方向的右侧。上联又称出句、上支、上比、对公、对头、上句等。

  出句:也叫出对,指先出而令人后对的句子,多用于应对。一般指上联,但根据收尾字平仄声判断,有的则为“下联”,如出句“三光日月星”(平声尾,应是下联)。

  下联:楹联的后半部分。一副楹联由两个字数相等的部分组成,古人称后为下,故后书的部分为下联。下联一般以平声字结尾(也有极少用仄声字者)。其张贴、悬挂、镌刻的位置,应在读者面对方向的左侧。下联又称对句、下支、下比、对母、对尾、下句等。

  对对:一是指后对的半副楹联。为应对中常用语。多为下联,个别时为上联。二是指对成句子之意,前一“对”字为动词,组成动宾结构的词语。

  半联:即半副楹联,指只有上联,或只有下联。产生半联的原因,一是历史久远,其中的半副联实物下落不明,而又不见原文记载;二是有影响的绝对,尚未征得好的对句。

  单联:一是指半联(即上联,或下联);二是与套联相对,称一副联为单联。常江《中国楹联谭概》:“上联(出句)、下联(对句)合为一联,表述一个完整的意思,可称之‘单联’”。

  套联:由两副以上楹联构成的内容相关、字数相等、同时用于同地的一组楹联。常江《中国楹联谭概》:“在某些情况下,作者难以用一副楹联把意思说完,不得不同时创作两副或两副以上的单联。我把这种现象叫做‘套联’。”如清人王续曾为北京“天源酱园”四字“作注”:“天高地厚千年业,源远流长万载基,酱佐盐梅调鼎鼐,园临长安胜蓬莱。”这实为一组套联,即“天高”句、“源远”句为一联;“酱佐”句、“园临”句为另一联。

  言:指每一句的字数,一个字为一言。楹联以上联(或下联)的字数计算,如“愿闻己过;求通民情”为四言;“春风放胆来梳柳;夜雨瞒人去润花”为七言。长句,尤其是长联,一般称字,而不论言,如昆明大观楼长联称百八十字联,而不称九十言联。

  额:指悬于门屏之上的牌匾。幛:用于喜庆、哀挽等场合的交际礼品,有喜幛、寿幛(祭幛、祭轴)等。以整幅的丝绵织品为之,上题缀文字,一般不要求与联相配。

  横披:指长条形的横幅书画,其轴在左右两端,相当于横额,常与春联配合使用,多为纸制,亦称横幅、横疋、横头。

  虚额:不直书地名,或用典,或拟景,更具文采的横额,如南昌滕王阁的“仙人旧馆”,《红楼梦》中的“有凤来仪”、“杏帘在望”等。

  句脚:又称“联脚”,多分句组成的楹联中,每一分句的尾字称为“句脚”,最后一个分句的尾字成为“联脚”。上下联各有一句的楹联,尾字一般称为联脚。

  工对:也称严式对。即上下联的文字、语句对仗十分工整、贴切。要求词性相当,节奏相同,结构相似。如: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”

  联中“蓝”对“沧”均为颜色词,“田”对“海”均为地理名词,“日”对“月”均为天文名词,“暖”对“明”均为形容词,“玉”对“珠”均为珠宝名称,格林娱乐“生”对“有”均为动词,“烟”对“泪”均为名词,上下词性相对十分严格。

  宽对:相对于工对而言,联中的绝大部分对仗工整。宽对与工对无明显界限,一般认为,半对半不对就属宽对,即词性相同、句法结构相同就可以了。但宽对夜不是无线地宽,至少要上下联句子相同,字数相同。

  当句对:也称句中对、自对。楹联不但要做到上下相对,有的多句联(或长联)本句之内前后也相对。它不但可以解决在某些词语求对时遇到的困难,而且可使楹联,特别是较长的联对灵活多变,产生抑扬顿挫的音律效果,如岳飞墓联:

  联中的“将军报国”不仅对下联的“庙拓阳朔”,而且还与本句的“宰相和戎”相对仗。下联亦然。此种对句形式音韵感强。

  单句对:有的联在本句中自对,但上下句却不相对,我们称之为单句对,如苏州月驾轩联:

  上联句中“在山泉清”对“出山泉浊”,却不能与“陆居非屋”相对,如结构得体,浑然一气,符合单句对的要求,自然可以为用。

  借对:就是利用汉语的特殊特征,在一词语同时具备两种意义的状态下,作者在联中用的甲义,又借用它的乙义同另一词相对,如:

  联中在用“赤子”(初生婴儿)和“玄孙”(曾孙之子)的甲义相对的同时,又借“赤”(红色)和“玄”(黑色)的乙义相对。

  正对:也叫同类对、并列式。即上下联的内容基本相同,互为关联,互为补充,说明的是一个方面的意思。但二者又合谐地处在统一的意境中。如:

  反对:即上下联的内容相反,或相对称,它们互相映衬,形成对照,使楹联具有强烈的艺术效果,从而给人以深刻的印象。如:

  串对:也叫流水对、走马对,即上下联意思相承,把一个意思分成两句话来说,上下联紧相衔接,联贯而下的联语。

  楹联的格式与律诗的格式相似,上下两联要求平仄相对;不必押脚韵,但必须分节奏,调平仄,要遵守“上仄下平”的规则。即上句最末一字要用仄声字,下句最末一字要用平声字。

  过去人们流传这样一个口诀:“平对仄,仄对平,平仄要分清。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,也就是说,上下联相应的字平仄要相对,每句的第一三五个字可以不受限制,而第二四六三个字则必须按照平仄格式,要平仄分明。平仄的基本句式有以下几种:

  掌握好楹联的平仄和它的分布规律非常重要。仄声字具有短促有力的特点,平声字具有舒缓悠长的特点,故平仄的交替安排,往往可以抑扬顿挫,富有节奏,产生轻重、抑扬、回旋的音乐美。如:海阔凭鱼跃(仄仄平平仄),天高任鸟飞(平平仄仄平);又如:柳绿千山秀(平平仄仄平平仄),风和万水欢(仄仄平平仄仄平)

  三、楹联的主要分类(1) 作者:熊良钟出版社:广东旅游出版社&广州出版社

  楹联有许多规则,对楹联的分类,也有多种多样的看法,主要有:按对仗分、按内容分、按修辞分、按使用场合分、按趣味分等。

  (一)、按对仗分:从骈文到律诗再到楹联,人们创造了许多对仗方法。最常用的可分为言对(即一般的词语对仗,不含事典)、事对(典故对典故)、正对(相关相承)、反对(相反相成)、流水对(上下联合成一句,各自不能独立成句,如“即从巫峡穿巴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”)、借对(借义或借音)、当句对(上下句内部分句自成对偶)、隔句对(上联的分句与下联的分句对偶)等等。此外,还有一些不常用但却颇见匠心的联对方法,如:

  1、谐音对。利用同音词属对,造成特殊的情趣,叫谐音对。明解缙所作一副名联就用了谐音对:

  2、拆字对。《坚瓠集》载一楹联:“琴瑟琵琶,八大王一样头面:魑魅魍魉,四小鬼各样肚肠”,上下联后半断均拆前段四字。

  横批是“帝观者清”。这副楹联是骂袁世凯的,上联嵌“民国何分南北”六字,下联嵌“总统不是东西”六字,不仅对得工巧,而且骂得痛快,成为名噪一时、流芳千古的妙联。有人为秋瑾墓题一联,中嵌“秋瑾”二字:

  横批是“五世其娼”。上联隐去“八”,下联隐去“耻”,这是骂袁世凯“王八”、“无耻”。

  十对迭字,无一挂单,且无拼凑痕迹,自然贴切,可与李清照《声声慢》开头十四迭字媲美,线、歇后对。清朝宗室有人名双富,别号士卿,曾当某者监使,因贪污盗窃被撤职,有人送他一联:

  上联套用“士为知己者死”而隐去后二写,下联用《北史》“卿本佳人,奈何作贼”的成句,而隐去后一句,表面看来是奉承,实际是骂他作贼,当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