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HSoQh0'><strong id='HSoQh0'></strong><small id='HSoQh0'></small><button id='HSoQh0'></button><li id='HSoQh0'><noscript id='HSoQh0'><big id='HSoQh0'></big><dt id='HSoQh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SoQh0'><option id='HSoQh0'><table id='HSoQh0'><blockquote id='HSoQh0'><tbody id='HSoQh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SoQh0'></u><kbd id='HSoQh0'><kbd id='HSoQh0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HSoQh0'><strong id='HSoQh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fieldset id='HSoQh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span id='HSoQh0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'HSoQh0'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SoQh0'><em id='HSoQh0'></em><td id='HSoQh0'><div id='HSoQh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SoQh0'><big id='HSoQh0'><big id='HSoQh0'></big><legend id='HSoQh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HSoQh0'><div id='HSoQh0'><ins id='HSoQh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HSoQh0'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'HSoQh0'><q id='HSoQh0'><noscript id='HSoQh0'></noscript><dt id='HSoQh0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SoQh0'><i id='HSoQh0'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ioneer viewpoint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鋒視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資訊先鋒視點返回上患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 10/26Oct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語言的盡頭是音樂|『座右听音』中國當代音樂現場精彩回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者︰江南城發       瀏覽次數︰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 08'30 /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常德最文藝 | 第03期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傳統與現代音樂的探討與踫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東方當代音樂家對世界的陳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部充滿設計的系列聲音藝術作品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座右听音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當代音樂現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巫娜/宋昭?阿伊斯/小河/石磊/王萌瑩/鞏中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音樂的進化從來都是朝著不間斷的、越來越徹底的更新的道路上發展,既包括作品的形式,也包括作品的語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樂器不僅僅是樂器,當演奏不僅僅是演奏,當演唱不僅僅是演唱,我們該如何擺脫習慣的束縛,走出那些舒適的熟知領域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代音樂是什麼?難以理解嗎?又該如何去听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座右听音』中國當代音樂現場,六位藝術家巫娜?握選? 了埂 『印?  ?趺扔   謝雜蒙繳、麒土、青木、赤火、玄水、疾風、暮山七部作品,與右岸文化藝術中心有余劇場的現場觀眾一起思考和感受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充滿設計的系列聲音藝術作品,謀求創新的音樂表現,用中國傳統器樂與西方器樂的踫撞,傳達出不同的音樂及美學意境,實現以東方人文旨趣對接西方文化的精神追求和探索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耳朵,解放心靈,先听、會听,就會有音樂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品解讀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呈現︰王萌瑩&藝術家們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Didgeridoo」是一種源于澳洲的古老土著樂器,歷史可追溯到幾千年前,透過嘴唇顫動與循環換氣等技巧制造出神秘的回響效果,為听者營造類似大地震動的感覺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@ 王萌瑩 / 世界音樂藝術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音樂想表達的是一個傳統音樂和一個現代音樂的交流。開始的時候以傳統的方式去演奏,去凸顯出大地的包容性,接著會有當地的土著人的節奏性,最後走到了現代樂一個B-Box的一個狀 N揖醯靡桓隼制鰨 揮腥魏蔚哪甏校 揮性詰畢碌囊桓齦惺埽 庖彩俏以諳殖∫桓黽蔥俗刺 孿氡硐殖隼吹那樾鰲/span>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麟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呈現︰宋昭?阿伊斯&藝術家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提琴」作為一件低沉而堅實的西方弦樂獨奏樂器,擁有沁入心靈的渾厚音色和五個八度的寬廣音域。在現代技法方向,更出現模擬馬頭琴、古琴、中東伊斯蘭音樂等演繹方式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@ 宋昭?阿伊斯 / 先鋒大提琴藝術家、制作人、無聲社創始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大提琴在『座右听音』的音樂會當中主要是傳達西方的一種色彩。在所有的即興過程中,我不斷地得到澳大利亞的古老樂器「Didgeridoo」,得到古琴、中阮、人聲、「Hang」,以及我們的舞者帶來的靈感,再通過大提琴的演奏反饋給听眾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我想找到音樂本身和自然界的一個聯系,所以想到了金木水火土的元素。其實西方人他們想看到中國文化的樣子,我也很想能夠把我們國家傳統音樂傳遞出去。而我學的西樂,所從事的工作以及做音樂策劃都是一些西方的表達,我就希望將中國傳統的音樂與西方音樂結合與滲透,就有了這樣把樂器跟大自然的元素結合在一起的曲目命名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呈現︰巫娜&藝術家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古琴」超過四個八度音域,擁有散音七個、泛音九十一個、按音一百四十七個,這三種音色令其聲音獨特,安靜悠遠。古琴一器三籟,可狀人情之思,可達天地宇宙之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@ 巫娜 / 當代先鋒古琴藝術家、古琴教育家、縵學堂創始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在這次的演出當中,古琴並沒有演奏一個傳統的狀態,而是在現場和其他的藝術家們在一起踫撞出精彩好玩的東西。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用古典音樂來表現當代音樂,放棄小結和旋律,呈現一種自由發揮的狀態,是因為當代音樂和傳統音樂之間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局限和邊界,當這個東西一旦破掉之後,也就無所謂傳統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在傳統時代、在宋代、在唐代、在魏晉時期的每一個時間節點上都是現代,都是當代。我理解的傳統就是,如果沒有那個當下,沒有那個今天的話,它沒有辦法成為傳統,所以傳統是無數個當下和今天組成的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赤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呈現︰鞏中輝&藝術家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肢體&現代舞」作為聲音之外的另一種介質,參與在以聲音主題為基線的構架之中。在現代舞和肢體的轉換踫撞下,令不同藝術形式所構築的抽象情感發生對話與變形,共同詮釋某種先鋒炙烈的生命觀念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@ 鞏中輝 / 先鋒獨立舞者、現代舞編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各種聲音或現場的刺激,直接讓我找到了像粉塵那樣的墜落。讓我作為一個聲音的媒介,然後,慢慢地滲透到身體的每一處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舞者是杉模 衾質侵苯詠冑牧櫚摹/span>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玄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呈現︰小河&藝術家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另類民謠&人聲&中阮&效果器」這或許是一種最另類的民謠,充滿獨立性、實驗性與先鋒性……對一個以靈魂歌唱的人而言,表象的風格界定無法形容他所帶來的創新性和開拓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@ 小河 / 著名先鋒民謠歌手、音樂制作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我演奏的是一個叫中阮的樂器,阮上有裝一個裝置,它會觸發電腦里的音色。所以你可以听到其他的一些音色,包括可能空中飄過的一個笛子聲,或者是一個鼓聲,或者是更多奇怪的聲音。除了電腦,阮的音色之外,還有我腳底下的那一排效果器,它們起到的一個作用是采樣,現場可以錄下我的聲音,然後播放;另外一個是可以為我的人聲和阮加一些不同的效果,比如說delay和八度,不同的回響效果,聲音會有更多樣性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『座右听音』里面的這個“听”字特別重要。就像我們音樂家一樣,我們不是光演奏哦,我們大部分是在听。但是你如果抱著一種想懂、想獲取什麼的心態的時候,你基本上已經關住你的耳朵了。所以先不要說我要懂、我要獲取什麼,先听,會听,就有音樂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疾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導呈現︰石磊&藝術家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HANG」又叫Hang drum,中文名“懸鼓”,俗稱手碟。是一個類似UFO的金屬樂器,約2000年,起源于瑞士,是一種聲音悠揚的樂器。它采用鋼鐵經過加工制成,采用空間共振,具有很強的樂器聲音模仿能力,可以模仿鑼、加麥蘭、加塔姆、豎琴、鼓聲、鐘聲等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@ 石磊 / 世界音樂藝術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這次演奏的樂器叫做手碟。因為它這個樂器出來的晚,所以在演奏的方面它並不像其他的樂器有很系統的演奏方法和技巧。它其實算是我們拿來自己摸索的一個樂器,很多技巧甚至需要我們自己去創作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有些朋友會听一些帶有歌詞的東西,在歌詞里面就告訴你了,這是愛,這是情, 這是痛苦,這是悲傷,所以你不用听,看一下歌詞就知道什麼意思。我們的音樂是沒有歌詞的,你想要听懂什麼你自己去感受, 你認為它是什麼就是什麼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暮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題呈現︰全體六位藝術家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Didgeridoo &大提琴&古琴&肢體現代舞&人聲&中阮& HANG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山”在世界文化中象征某種神靈般的存在,在東方傳統文化中往往懷有宗教與哲學深邃韻味。暮山,如是日落之時的山巒,浩蕩連綿的霞光漸漸消逝在時間盡頭的余輝中。
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類音樂都有生存的權利,這種權利可以視為價值的平等。每一類音樂的價值又都取決于實踐並喜愛它的人的認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奉為“經典中的經典”的巴赫、貝多芬、瓦格納的作品,在他們的時代,也曾因為太新潮、太難听、太難懂等理由無法被人理解,但時間終究告訴了我們,曾經的“當代作品”最終也成為了經典之作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語言的盡頭是音樂,在那樣一個美好的夜晚,『座右听音』中國當代音樂現場用一次傳統與現代音樂的探討與踫撞,一次東方當代音樂家對世界的陳述,七部充滿設計的系列聲音藝術作品,與現場的听眾一起創造、實踐了每一個當下都是不可再來的,每一個當下都是最好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興真正偉大的意義就在于此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攝現場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黃潔潔(實習生